Anna_ouo

維勇一生推❤️
奧尤生一堆❤️

啊啊啊啊啊啊好可愛

第一批寄到~
下星期五還有一批…
太噴錢了qwq
(覺得with you and everyone 非常划算,又厚又好看www)

在他們誕生的電視台
吃他們最愛的豬排飯
At テレビ朝日 with 維勇❤️❤️

World politics and journalism的教授以前是朝日電視台的國際記者
所以今天跟著教授參觀了電視台~
明明是去電視台
卻在紀念品店買了一堆YOI😂
然而維克托依然缺貨qwq
牆上很多YOI海報
我就默默邊走邊噴鼻血

還親眼看到大獎賽金牌的真貨!🏅️
據說這幾年的金牌涉及都是由朝日電視台完成的喔!!
金牌上的花紋真的是超級美的啦舔舔wwww
興奮到要升天!!!

雖說我是局外人但我知道妳們的不甘
想著至少給妳們加油打氣但想想我真有那個資格嗎
也許說出口的話語不中聽不中用只是老生常談
但我想表達的是就算失敗了我還是挺妳們到底
相信自己做得到
努力拼到最後一刻
挖苦反省自我嫌惡都留給七月三日下午三點二十回家後吧

眼前還有三只怪物所以妳得繼續打
如果需要回復藥水我這裡免費提供
這場仗很難打但是想想妳走過的路吃過的苦
妳難道不把這些討回來嗎
就算妳打牌神魔每日兩話小排球
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的複講單字卡留校到十點多

不管別人怎麼說
我就是肯定妳努力的了

我在大統十一樓等妳👍

[輕易的便輸了賭局]


攻君一進門,映入眼簾的是難以置信的光景。冒著熱氣的浴室充滿令人遐想的氣息,受君潮紅的臉頰以及微微滲著汗的肌膚狠狠拉扯著攻君的理智。攻君實在無法忍受如此誘惑於是準備轉身離去,然而雙腳卻完全不聽使喚…受君伏在浴缸邊抓著小鴨仰視著攻君,
:吶…不進來一起嗎?
:!
見攻君愈發明顯的三條黑線,受君故意揚起聲調,邊逗弄胸前的果實,
:我…今天想跟你一起洗…
攻君再也無法承受更強烈的衝擊,迅速扒下全身的衣物撲向受君,
:嗚管他什麼賭注,我今天一定要吃了你!!

於是攻君輕易地輸掉了這場賭局…為了一碗拉麵有必要如此出賣自己的身體嗎受君!!???

[月金] 再會#2

月山習迎來第743個失去金木研的早晨。

"早上了…習大人,您再不吃點東西的話…"
黑暗中飄散著羽絨枕羽毛,地上散落一地書籍、杯子碎片,一雙血紅雙眸盯著推門進入的叶,額上的汗珠顯示著月山睡眠的不穩,冰冷的視線扎得叶一陣心寒,早晨的問候也因為月山頹靡的模樣被叶吞回腹中。
"還是老樣子嗎…"
叶彽咕道,一邊將準備好的「食物」放到整個房間中唯一看來安然無恙的茶几上。
"習大人,您還是多少吃點吧!"
"......"
得不到回應,叶無奈只得轉身準備離去。
"金木…"
門闔上的那刻,房內傳來月山習不成聲的叫喚,伴隨著將餐具掃落地上的哐啷聲。
彷彿下定決心般,叶握緊拳頭,決定賭一把那不知從何時起開始流傳,也不知從哪傳出的流言:
…佐佐木琲世…CCG內…一個來歷不明…獨眼的男子…
"幫我聯絡那個人!"
對著身邊的跟班吩咐道,
"幫我聯絡…掘千繪!"
*****
"所以,你要我幫你收集佐佐木一等的相關資料?還要拿到「那個」?"
"啊…麻煩妳了!"
"真是的!酬勞我還是要的啊!"
"拜託了!等到習大人恢復,會讓妳拍個夠的!"
"那就好!是說,只要拿到「那個」,月山習便會變回原本那個值得拍攝的模特兒嗎?"
"嘛!大概…"
"嗯…好吧我明白了。那麼我要用什麼和CCG交換情報?"
"那就…「Torso」…"
"哈哈!為了敬愛的習大人不惜出賣利用同伴嗎?"
"...是呢…"

[月金] 再會#1 (不定期更新)

金木君!你如今身在何處?你的氣味誘惑我違背對美食的忠誠:我不願吃了你!我願以舌滑過你身體每個角落,嘗遍你每一寸芳香…請你…再次屬於我…


—開卷語 月山獨白

********************
"不會讓你走的!…金木君!萬一有個三長兩短該怎麼辦…"
"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忍耐…搞不清楚了啊…"
"絕不給別人…我…最棒的美食!!!"
"你看不見那個人數嗎? 你的眼睛白長的嗎? 你要我怎麼辦啊金木君!! 稍微動動腦子就知道沒辦法的吧啊啊啊!!!! 金木君一一一!!!"
"我啊!!妨礙我吃金木君的人,就算是金木君也不原諒! 絕不允許一一一!!!!!"
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
......
...
"你就不能不去嗎…"
"…對不起月山先生…"
ー啊…久違的、熟悉的聲音
"…謝謝你來阻止我…但是…"
ー那是,金木君最後的笑臉
"我不想 再碌碌無為了"

"金木君ー‼︎ 哈…哈…唔…"
窗外仍一片漆黑,和那天晚上一樣,古董被討伐的那晚…
"該死!! 又是這個夢… 金木君…你那時為何執意要去送死…?!"
最後一次見到金木是兩年前,兩年來,月山每晚都被同樣的夢境驚醒…最後的離別…
(TBC)

[真遙] 內褲破洞play

改寫自日本救急箱大大的真遙本「ぱんつのあな」


(真琴視角)
遙非常喜歡水,總要等到太陽逐漸沒入地平線才肯從泳池出來。我時常在池畔看著遙,全心投入在游泳的遙總是閃閃發光,像悠遊的人魚,那彷彿不存在與這世上的美麗身姿卻似泡沫,感覺隨時都會消逝。優美脆弱的遙,是我最珍愛的戀人。

"遙,差不多該上來了!"
看著漸漸消失的陽光,遙依依不捨的從水中爬出。
"走吧!不然會感冒的!"
"嗯…"
每天每天,我們都會重複相同的對話。將遙從水中拉出來,是我的使命,只有我,能讓遙依靠。

緩緩走進更衣室,憐和渚早就回家了。這時更衣室只有我和遙,能夠盡情將遙美麗的身姿一覽無遺,欣賞只屬於我的白皙肌膚,因疲憊略微迷離的雙眸,水滴順勢而下的完美曲線,回憶因我的觸碰泛紅的雙頰、顫抖的雙腿…
"啊…"遙的驚呼將我從妄想拉回現實。
"怎麼了?遙?"
"真琴…內褲它…破了"
—啪…理智斷線—

"吶…遙"我對著拎著破洞內褲的遙說,"我…想看! 破了洞的內褲!"
"啊? 真琴,你是變態嗎? 居然要看男人的內褲…"遙的臉燒紅的像蘋果似的,色氣程度簡直快令人把持不住。
"才不是呢…因為是「戀人」的內褲,所以才…"我仍不死心,穿著破洞內褲的遙…好想看!
良久,遙顫抖著聲音,抬起紅得要滴出血的精緻臉蛋望向我,
"好吧…就一下子"
遙還是對「戀人」兩個字沒有抵抗力呢!

這是言語無法形容的景象。

[火黑]很久以前的黑子生日賀文

唇上的微熱令黑子哲也搞不清究竟發生了什麼事。

放學後,一如往常和火神去了MJ漢堡,火神點了比往常少了一半的漢堡(共15個),呆呆望著窗外,有什麼心事似的。其實這不是火神今天第一次發呆了。中午在屋頂時,放學路上,黑子說的話都要重複一遍才能把火神從自己的小世界短暫拉回人間。這令黑子有些惱怒。
—火神君今天究竟怎麼了?
黑子微慍,吸嚕吸嚕的喝完香草奶昔正準備走人。
"等…!" 火神被拉開椅子的聲音拉回了注意力,"為什麼現在就要走?"
"為什麼?"黑子反問,"火神君,你今天一整天都心不在焉,你若不是有事瞞著我就是覺得和我一起很無聊吧! 如果沒什麼事,我就先回去了。"
"等…什麼沒什麼事,今天可是…呃…"
"什麼?"
"哎…總之,等下來趟我家吧! 請你吃飯賠罪。"

"打擾了…"
一如往常,黑子穿上火神君準備的拖鞋,拿起寄放在火神家的小說,坐在沙發上呆呆的等著火神準備晚餐。約莫一個鐘頭後,出現在黑子眼前的是一桌豐盛得可怕的料理,那不是短短一小時就可以準備完成的。
"這是…?" 黑子感到不解,"今天是什麼日子嗎?火神君?"
"呃…" 火神撓著頭,"其實這些料理,我從幾天前就開始準備的了。笨蛋黑子,今天可是你生日! "
"火神君才是笨蛋…誒?唔…"
突然,唇上的微熱令黑子搞不清究竟發生了什麼事。火神的臉在黑子面前瞬間放大,溫柔似水的眼神卻透露著不安及期待,雙唇輕觸,火神將額頭抵住黑子的,輕聲道,"Happy Birthday, Kuroko"
見黑子一臉錯愕,火神接著說,"黑子,我喜歡你。今天一整天魂不守舍的真對不起!早就決定今天要告白的了,所以今天一看到你就緊張得說不出話。腦子裏一直浮現告白後的畫面,你是會拒絕還是接受呢?恐懼和期待夾雜而來,整個人都變得奇怪了…那個…黑子…"火神撫上黑子微紅的臉頰,"哲也,跟我交往吧……請!!"
突如其來的告白令黑子不知所措,只能感覺到自己前胸強烈的悸動,又瞬間放心下來,
—幸好火神君不是討厭自己了。
看著眼前的男子為他的生日準備的一切,看著眼前男子一反往常的羞澀,黑子也早被喜悅淹沒,他是一直喜歡著火神的。
"火神君…" 經過幾秒的錯愕,黑子終於回過神,輕喚火神的名字,"我想向你要個禮物"
"喔…好啊" 等著黑子答覆的火神,愣愣地應了聲,"你想要什麼? "
猛地,黑子撲上擁緊火神,"你!"黑子嫣然一笑,雙頰紅的像要滴出血似的,眼淚在瞳孔中不停打轉。
"火神君,我想要你"

這之後他們瘋狂的做了。